无柯不森

想了想还是放出来 毕竟再也不会去完成了
也不过是平凡人家的两个男孩子 也只是和平血淋淋的基石中的两块
火影相关也就到此为止吧

无终

毫无逻辑。草草收尾。

  陈页接过我的行李箱的那一刻我如释重负。
  陈页吐掉口香糖,看我的眼神像怜悯垃圾桶找食的猫。

   懒得再看我晕车的狼狈相,他拖着行李箱往出口的人潮挤,我看着沾了我没消化的花生和鸡翅尖的滚轮在地上印下齐整两道,黏糊糊的湿痕渐变着,由于滚轮沾了尘土那印痕在某一刻突然消失。

   上了车打算闭目养神,胃里却翻江倒海不让我装逼。
   "这儿不能停。下个路口我停边上。"

   没等他说完我抓过他旁边的麦当劳纸袋开始大吐特吐,胃里的食物像被赶着出...

【东京喰种】《One day without》

*cp月金。永远停滞的白金时期。
*练笔短篇。

  那场雨一直在下。

  雨水砸在自行车把的红锈铃铛, 砸进坐垫露出的海绵,吸水后显出肿胀的脏芥末黄。铁质的垃圾桶像在被指挥棒狠狠敲打。污水滑出石砖凹槽与积水同流合污。

  金木研关了窗。倒回床上,仰躺着望着污渍斑驳的天花板,他分辨出了火灾后的焦黑、楼上漏水的水渍、还有摇摇欲坠的粉刷墙皮,空气里的水分打破往日平衡,呼吸交替,鼻腔和喉咙潮湿黏腻。

  这是在这张床上醒来的第五天,他已经一周没有进食,而昨夜屋子里有人来过。

  本以为多日不进食,饥饿会使喰种出色的五感迟钝,目前看来也...

【火影忍者】《息川》

*cp止鼬。轻微鼬佐。给我家cp的七夕贺文。
*可能ooc。慎入。
*可配合辉夜姬的《神田川》为BGM食用。

   “止水,你要走了吗。”
  止水正在玄关弯腰换鞋,闻声转过头来。  
   “真是的小鼬,就不能做出舍不得我的表情吗。”
   鼬一愣,止水先绷不住笑了。
   “逗你的,那我出发了。”
   “ 一路顺风。”
   鼬忽然又想起什么,赤脚走下玄关,还没拉开门就听见止水在门外高声说抱歉啊小鼬外面在下雨,门口的伞我先借用一下。
  ...

【黑子的篮球】《于某日冬夜》

*cp青峰大辉x黄濑凉太。
*几年前看的knb。不负责练笔。ooc致歉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
   他出手那一刻就知道绝对会进。

   毫无悬念的空心入篮。

  换青峰持球后立刻回以一记爆扣,而他都没来得回防。

   ANSWER BALL。

   不愧是小青峰。

   黄濑凉太停下脚步,正在回防的青峰像是后脑勺长了眼睛感知到了。停下脚步回头。

   搞什么,不是成天缠他one on one吗,怎么不...

《割》

  她说我叫陈河,如果我是个男孩子你就叫我大河了。
  那么自顾自。
  然后我陷入纠字的怪圈,河,荷,大河,小河,小荷,大河向东流,小荷才露尖尖角。
  没有逻辑的词穷。
  她撇着下唇对刘海吹气,让我想起小孩子在无风时鼓嘴吹小风车,然后我的心也呼啦啦转起来。
  她看着我突然大笑,爽朗短促,瘦削的肩一耸一耸,我想看她的肩胛骨,隔着温的皮,摸硬的骨,她太瘦了,血肉没有柔软。
   三年一个恍惚,待在她身边的日子短的像打了个盹。陈河从不会让我无聊,她有的是法子把我从昏昏欲睡里拖出来,强迫我跟上她跳跃性的思维,
  ...

【同居相为隐】《陈年旧事》

*向原著《同居相为隐》以及作者曲水老师致敬。

  夜晚何瑨宁拖了躺椅去大宅子的后院儿里跟何穆一起乘凉。

  这儿是何穆的老兄弟出去打拼时便宜转手何穆的,闲置得何穆都快忘了,直到前天何瑨宁无聊翻他钥匙串问他这开哪扇门用的,然后蹿腾何穆跟他一块儿搬来住几天。

  何穆也不知道他这侄子又发哪门子疯,他觉得这处房子挺好,虽然偏僻可也清净,有躺椅有凉水浸西瓜,有蚊子有月亮,大老爷们儿住也不用多讲究,何瑨宁娇生惯养的享受惯了,哪儿住得下,还非要过来住,这会儿细皮嫩肉被蚊子叮了满腿要何穆给他找花露水。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他何穆有天大的本事上哪儿给他找去。

  宁...

【东京喰种】《不夜冬》

  *cp月山习x金木研。短篇已完。
 

  今年东京入冬后比往年要冷。

  月山习将一路风吹得有些散乱的发丝一一理顺,轻拍拂去雪花,又整理了下围巾和大衣,确认自己衣着得体后按响了门铃。

   单调的三声电铃音后月山习听到门后传来的脚步声,在门开之前他通过猫眼,看到圆形孔后扭曲变形的金木研。

   门开了,探出的是那张熟悉到日夜肖想的脸,对着他神色冷淡地开口:“很晚了,有什么事吗,月山先生。”

   “不请我进去坐坐吗,金木君?”

   苍灰色的眸子打量了他两秒,...

【火影忍者】《代》

*佐助回忆向

「0」

——你很怀念木叶吗?

——不,我对那里一点也不留恋。

——真不愧是兄弟呢,鼬先生也是这么回答的。

「1」

   听到鬼鲛的死讯时佐助忽然想起当初的那个问题。

   他们只相处过很短暂的时间。那段时间里任务之余鬼鲛偶尔会跟他闲聊。

   他怀念木叶吗?

   "鼬先生虽然那么说,不过我明白不是那样,你也一样。"他记得当时鬼鲛咧开嘴,一副"我明白你不用解释"的难看笑容,语气了然中带点嘲笑。而佐助则冷冷地说着闭嘴鲨鱼别以为你很了解我

 ...

【东京喰种】《灼》

  *cp月山习x金木研。
  *补3.3月山习生贺。
  *已经很久没看re,月山家家破人亡一直心梗,少爷你要像你自己说过那样:
   【不要哭泣,不要输给胸口的蔷薇,你要骄傲而美丽的活下去。】

   你的眼泪来自硫磺火湖吗,它是透明的岩浆,顺着我的脖颈动脉滑下并在表面沸腾,就快将我灼烧。

   你的嘴唇干裂而粗糙,翻起灰白色的死皮,可它是烧红的烙铁吗,在我眼皮上烙下,是对囚犯和奴隶不可饶恕的罪孽的惩戒?

   金木君,你该是凉的。

  你常年偏低的体温,你已无法察觉冷暖...

1 / 3

© 黎岐 | Powered by LOFTER